TOP
APP

自由時報APP
看新聞又抽獎

立即下載

韓職》忍受失去父親的悲痛 前遊騎兵投手踏出生涯下一步

2020/05/31 10:29

山普森。(資料照,法新社)

〔體育中心/綜合報導〕5月28日,去年仍在遊騎兵隊的投手山普森(Adrian Sampson),穿著樂天巨人的制服,在離家5000英哩的地方,於空蕩蕩的球場進行了本季的首次先發,他主投3.1局被敲出3支安打失掉2分退場,最終吞下敗投,但這卻是他在過去的五個月中最正常的時刻。

山普森的父親大衛山普森(David Sampson)在1月被診斷出罹癌,5月時離開人世,他在接受《達拉斯晨報》採訪時回憶了先前的狀況,1月在自己父親被診斷出罹癌的下一週,山普森就離開美國前往南韓,當時他預計將成為球隊的二號先發,而且他當下也認為儘管檢查結果不太好,但自己的爸爸應該還有更多的時間。

隨著武漢肺炎(新型冠狀病毒病,COVID-19)疫情爆發,韓職也因此延後開季,就在此時,人在南韓的山普森接到了自己哥哥的電話告訴他:「該回家了」。山普森從釜山坐了五個小時的車到首爾,搭了20個小時的飛機抵達西雅圖,他的姐姐在機場接到他後前往醫院,到安寧病房探望他已經昏迷的父親。

「但他聽得到我們說的話。」山普森向記者說道:「因此我有機會可以向他說再見。」

由於疫情因素,山普森的父親在死後並無法舉辦喪禮,在大衛去世的兩天後,山普森搭上前往南韓的飛機,接著迎接他的是兩週的隔離期,他曾希望自己的女友能與他一起,不過樂天巨人球團讓他待在一個私人的處所進行隔離,無法批准他的要求。山普森僅能用一台電腦與朋友聯繫,並在設施外安裝一個投球網保持手臂活動,一個人孤獨地渡過這漫長的14天。

「這是最困難的時刻(14天隔離),我試著保持正常,投球能夠讓我的腦袋暫時關機。我曾經希望我能待在家嗎?是的,但你沒辦法讓逆轉這些事情,當時的他在康復中心,但因為武漢肺炎疫情的規定,我就算在美國可能也無法去探望他。」山普森表示,他的父親其實也不希望他拒絕到南韓打球的機會,他也知道自己父親想要的是什麼。

本週四,山普森一個人站在投手丘上,在這個被稱為全世界最孤獨的地方、在這個已經與父親天人永隔的世界,山普森試著找回他最愛的運動。上場前,他抓起身邊的麥克筆,脫下自己的帽子,在鴨舌底下寫上「父親(Dad)」這個字。

山普森在鴨舌底下寫上Dad來紀念自己過世的父親。(圖片取自推特)

「這不是世界上最簡單的事情,但這是第一步。能夠重返球場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一個進步,當我投出第一球後,我整個人都回到了比賽當中,然後我就能試著去找到一些樂趣。」

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 點我下載APP  按我看活動辦法

更多即時新聞
已經加好友了,謝謝
歡迎加入【自由體育】
按個讚 心情好
已經按讚了,謝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