曹錦輝完整自白 「虧欠球迷、不奢求原諒」

2015/07/12 06:00
曹錦輝去年11月在台中接受測試,吸引10多名大聯盟球探到場。(曹錦輝提供)曹錦輝去年11月在台中接受測試,吸引10多名大聯盟球探到場。(曹錦輝提供)

記者倪婉君/專訪

駐澳洲的道奇球探凱利(右),不但牽線促成合約,也讓曹錦輝住在他家。(曹錦輝提供)駐澳洲的道奇球探凱利(右),不但牽線促成合約,也讓曹錦輝住在他家。(曹錦輝提供)

曹錦輝,一個或許是許多台灣球迷唾棄的名字,也可能有人視為跌倒後再站起來的範例。不管球迷如何看待曹錦輝 ,「自由體育」給他一個自白的機會,聽他訴說他的「神」如何指引他重新踏上投手丘:「是祂要我回去的!」

能夠再度重返道奇,曹錦輝認為是上帝指引他回來的。(曹錦輝提供)能夠再度重返道奇,曹錦輝認為是上帝指引他回來的。(曹錦輝提供)

去年一場車禍 老天鋪梗

曹錦輝認為這次重返球場,是遵從上帝的旨意回來的,因此他將聖經歌羅西書第3章23節的字樣,繡在手套上,時時警惕自己。這段經文為,「你們無論做什麼,都要從心裡去做,像是為主做的,不是為人做的;歌羅西書3:23」。曹錦輝認為這次重返球場,是遵從上帝的旨意回來的,因此他將聖經歌羅西書第3章23節的字樣,繡在手套上,時時警惕自己。這段經文為,「你們無論做什麼,都要從心裡去做,像是為主做的,不是為人做的;歌羅西書3:23」。

問:你一路走來波折不斷,是什麼動力想要再打球?

答:從兄弟象事件開始,人生就往下走,真正影響最大的,就是後來開麵店還上了社會版面,將我打到谷底。一個又一個波折,讓我做很多事情都沒有動力,心情也很沮喪,去年5月甚至經歷一場車禍,好像什麼奇怪的事,都會發生在我身上。

那天我開車,一個轉彎後摩托車撞上我,本來都沒下雨,撞到後才開始下還打雷,那個落雷非常近,我有點像被打醒一樣。我本來就是基督徒,只是沒那麼虔誠,小時候跟阿嬤去教會而已,但那一撞、雷一打,感覺好像要跟上帝說一些話。

那天晚上,我就祈禱,請祂告訴我接下來可以怎麼走,後來我睡覺就夢到小時候打球的那些隊友,第2天是夢到高中的隊友,第3天則是小聯盟的隊友。到了第4天晚上,我就再跟上帝確認,是不是要讓我再回到球場? 如果是的話,就讓我再夢一次,結果我夢到自己在球場上投球,看不清穿什麼球衣,但很清楚是我。

測試前5個月 自虐狠操

問:去年11月接受測試前,你做了哪些努力?

答:朋友幫忙在台中安排一場測試,也告訴我只有6月到11月大約5個月的準備時間。我知道如果要重回球場,一定要做非常重的分量,於是我訂好進度表,也有信心如果不要受傷,就能達到想要的階段。那時在花蓮,周遭的人覺得我做的量太多,擔心我會不會傷到,但我的時間有限,我不能夠再一次失手,所以一定要把訓練量完成。

那個夏天,我曬得非常黑,可能比拉丁選手還要黑,這輩子沒那麼黑過。朋友覺得我有點神經病,後來訓練幾個月後,他們看到一些成果。有幾個以前也當過選手,像打網球的,但他們說可能沒辦法這樣訓練自己,也明白我想回到球場的渴望。

我在訓練過程中,沒有任何雜念,只想為了測試那天而準備,反正完全交給上帝,因為是祂叫我回來的。測試那天不會緊張,真的,就是投而已,但狀態不是特別好,反正我就是盡力。不過還好球探還是對我有興趣,只是他們想看我真正比賽的樣子。

道奇兩通來電 地獄躍天堂

問:今年1月和道奇簽約,看到合約時的感覺?

答:不可思議啊,你知道嗎? 這一路回來,要看到那一份合約,不是那麼容易,因為發生很多事情和阻礙。像球探想看我比賽,所以我12月透過朋友安排到澳洲職棒聯盟打球,結果到香港轉機,先是趕不上登機,被迫要在香港待兩天,又接到通知澳職取消我的登錄(註:中職行文澳職說明曹錦輝遭永久禁賽)。

但我後來還是去了澳洲,澳職的會長和原本要加入的阿德雷德鯊魚隊領隊也到機場接我,雖然不能比賽,還是幫我安排測試。到澳洲的第2個星期,我去俱樂部的球隊比賽,海盜、水手球探來看,說我的球速有到94、95英里(註:約151~153公里),這段影片也有寄給道奇。

原本道奇還沒決定要簽下我,仍對我的受傷有疑慮,希望我能再找球隊比賽。後來有墨西哥聯盟球隊願意給我機會,我也買好機票準備要去,道奇又打電話來說決定簽我,把要投的局數留到美國去投,都讓我覺得不可思議,因為在半小時前的電話中,他們還在考慮。

不再不可一世 願謙卑分享

問:重新回到美國的心情?

答:就好像是新的開始,因為我整個心態和想法都跟以前不同,變成為了這個球隊,可以和隊友互相去學習。以前我不太可能將經驗分享給隊友,我只知道,「我就是比你們強,你們想學的話,就自己好好努力。」

但是現在,只要隊友找我,我就跟他們講,然後讓他們自己去體會,看看有沒有比較好。從春訓開始,我都會直接把我知道的東西跟隊友分享,大家相處得都很不錯。

做錯事的是我 請放過家人

問:知道許多台灣球迷不祝福你嗎?

答:知道啊,網路上的言論我不太會看,但會影響到我旁邊的人,讓他們不開心。只有我身邊的人才會知道我現在在幹嘛,可能會傳訊息給我,「他們怎麼又寫這個啊?」 我會叫他們不要看,我就盡力去做就好。對於那些言論,我並沒有生氣,因為是我自己做錯,他們會這樣講我,我覺得理所當然,也讓我知道還有很多改進的空間,因為這些東西就是代表我還不夠好。

我之前就是比較貪玩,很愛交朋友,去牽連到很多人,像中華職棒和球迷,我都帶給他們很多的傷害。到現在,我還是覺得很虧欠,也連累到我身邊的人。我沒有要奢求各界原諒,只希望不要再給我家人壓力,因為做錯事的是我,不是我的家人,可以來講我,但不要再給他們壓力。

【認清 重回球場的意義】

在曹錦輝追尋自我及重返大聯盟的路上,曾有牧師替他禱告,也告訴他回到球場的意義,期許他的故事能有正向力量。

去年11月在台中測試完後,曹錦輝回到花蓮,除了等待前往澳洲職棒聯盟比賽的機會,也接受牧師的開導。「牧師告訴我回到球場的意義,因為如果我真能成功重返,我的故事或許可激勵失敗或沒有勇氣面對過去的人。」曹錦輝更清楚不能像以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,現在應該是為「他們」去投。「他們就是愛護我的人,還有那些曾失敗、跌入谷底的人,我都已經這麼慘了,相信他們不會比我更慘。」

曹錦輝認為以前很自我,一切成功都是自己的功勞,也會埋怨為何總在關鍵時刻受傷,無法像同期的王建民一樣在大聯盟發光。「跌倒後,我認清以前的訓練並不扎實,可能前一天跑去玩、喝酒,導致訓練計畫延誤,才可能是我會受傷的真正原因。」

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 點我下載APP  按我看活動辦法

已經加好友了,謝謝
歡迎加入【自由體育】
按個讚 心情好
已經按讚了,謝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