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訪》ahq Mountain談「黑道」爸爸:當初以為打電腦賺錢是詐騙

2017/12/08 07:12

[1]從2013年踏入職業圈至今,Mountain已經打了五年之久。(記者陳耀宗攝)

〔記者陳耀宗/台北報導〕ahq《英雄聯盟》戰隊分部打野選手Mountain在今年世界賽表現亮眼,儘管隊伍連兩年在LMS賽區四季賽都跨不過閃電狼這堵高牆、無緣冠軍,但Mountain仍與閃電狼Karsa被視為「LMS前二打野」,踏入職業圈已屆5年的他,日前接受《自由電競》專訪,一談他的職業之路。

本名薛兆鴻的「Mountain」出生在一個「不平凡」的家庭,從小父母離異,Mountain跟著父親,但父親卻因混黑道而被關進監獄將近十年,因此他從小就是「隔代教養」、由爺爺扶養長大,或許也因為被迫快速成長,培養出他較為獨立的個性,但仍不減對於電玩的喜愛,以及未來想成為電競選手的夢想。

「最初是一個夢想,當我看到其他人站在舞台上、被歡呼,是一種我也想站上去的感覺。」儘管Mountain有這樣的夢想,但並不被爸爸所認同,甚至質疑「打電腦就有錢」根本是「詐騙」,不准他走向這條路。

[2]談到電競這個夢想,Mountain爸爸一度以為他是要去做詐騙。(記者陳耀宗攝)

或許也是因為與父親沒那麼親,個性較為獨立的Mountain下定要成為電競選手的決心後,從16歲開始就不跟家裡要錢,「我就說不會花你們的錢,我自己會養活自己」,父親便開始尊重他的選擇、不再反對。

Mountain說,18歲的他起初是加入一支較為正式的業餘團隊,也因為當時陣中缺打野,本來打中路的他便轉換路線,他還表示最初崇拜的偶像可是當時TPA的中路選手Toyz。

Mountain隨著這支業餘戰隊征討不少Garena所舉辦的賽事,包括甲組聯賽與網咖盃,他們更在後者賽事拿下冠軍,而甲組聯賽一直都只能拿到第二名,被問到還記不記得第一名是誰,Mountain說:「當然記得,是S5時ahq二隊成員,現在都沒在打了」。

談到正式踏入職業圈的契機,Mountain表示當時他遇到的貴人就是前任RNG總教練「風哥」Firefox,當時他在朋友隊伍打台港澳資格賽,「對面是五個職業選手,那一場我玩得很好,就被風哥給看中」。

「那時候原本要去TESL電競龍,可是後來解散了,所以我就沒有加入。」Mountain表示,當時風哥認為他很有潛力可以成為台灣前幾打野,就引薦進TPS讓「摸使」MiSTakE做測試,成為練習生,打GPL聯賽;隨後Mountain也曾經待過缺少打野位置的閃電狼,最終才轉到ahq任替補,並於S5春季賽末轉正,成為先發打野。

[3]或許最能讓父母認同兒女當電競選手的方式,就是實際讓他們看到一場好表現。(記者陳耀宗攝)

一直不認同兒子當電競選手的Mountain爸爸終於在ahq 2015年春季賽「老四逆襲」的三日季後賽來到現場觀看,看著兒子拿下冠軍後,才改觀轉而支持兒子,「他春季賽冠軍那次有來現場看,之後可能會覺得很驕傲,就開始很關注我,那是他第一次來看,來看一次後就懂了」。

Mountain還說,他爸爸看到兒子拿冠軍後,開始會follow他的賽事、上網看比賽、聽賽評如何評論他,打字很慢的Mountain爸爸甚至會打幾百字的簡訊給他,告訴他可能如何做才會讓團隊更好、克服缺點。

「他雖然不太懂LOL,但是看多也看懂了,就會一直告訴我要怎樣做會更好。」Mountain說,爸爸現在也會要他專注在現在做的事情,並多想一下未來要做什麼。

談到未來不當選手後想做什麼事,Mountain說,有機會希望能當賽評或是轉幕後做教練,「我對教導比較有興趣,從以前我就很喜歡教別人玩,尤其是我朋友,雖然他們有時候會覺得我很煩」他笑說,「我可能最少還會打一兩年,再長就看之後版本改動走向,或是能不能有更厲害的人把我替補掉」。

相關請見:

專訪》滿意世界賽表現 ahq Mountain:會繼續燃燒自己

專訪》ahq Mountain自曝去年曾「不想上場」 現在的他仍有熱情

[4]如果未來哪天不當選手了,Mountain希望能轉教練或賽評。(記者陳耀宗攝)

相關關鍵字: 英雄聯盟 LOL 電競 ahq

新聞送上來! 快加入APP、LINE好友

iOS

Android

APP下載

LINE好友

已經加好友了,謝謝
歡迎加入【自由體育】
按個讚 心情好
已經按讚了,謝謝。

相關新聞